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优秀作文] 王立根微评作文

作文是作者心灵的折光
——评《女孩和她真实的故事》
优秀的作文,必然是作者心灵的折光,它把自己的人生感受、生活体验,通过一种坦然、真实的叙述来感染别人。福建连江下宫中学初三林玉平同学写的《女孩和她真实的故事》正是如此,每一则生活小故事,都真切地表现了小作者那种坚强的性格、善解人意、热爱生活的美好心灵。
作者在开篇这样说:
自己被别人说服了是一种理智的胜利,自己被别人感动了是一种心理的升华,自己把别人征服了更是一种人生的成熟。
这说明了作者是一个有思想,有个性的人。她的家庭是这样的:
当她刚出生时,父亲常常亲她,抱她,用他那坚硬的胡子扎她的脸,一家人欢快愉悦地生活着。可好景不长,母亲又接连生下了两个妹妹,有着传统观念的父亲渐渐地疏远了她们。于是,在生活中除了母亲在田里耕耘的身影之外,更多的是父亲那鄙视的目光。日子久了,父亲只麻木于抽烟,喝酒,打麻将,从来不多看姐妹三个,甚至连那年老体迈的奶奶都未曾寒喧几句。
母亲的“事事容忍”、父亲的“重男轻女”,虽着墨不多,人物形象却跃然纸上,进而也反衬女孩的倔犟和对人间美好真情的向往。
后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她和他是同班同学。她是班长,他是一个调皮生。上初二时他因得病误了一个月的课程,课本知识落了一大段。本来基础就不扎实的他,开始灰心泄气。她不希望他落后下去,于是,她下决心要帮他。每到午休和晚自修时,她都留下来为他辅导。就因为这样,同学们在背后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于是,她被无辜地认为“早恋”了。她的“早恋”竞被父亲知道了。她的父亲狠狠地给了她一记耳光。她带着受伤的心,在寒冷的雨夜里哭泣,她把苦涩汇成日记,重新包扎了心灵的伤口,走出阴影,向花季的清晨踏去。她要让受伤的心,在雨夜里成熟起来。
作者用自己真实的“喜怒哀乐”,把心中的境界艺术地表达出来,语言纤巧娟秀。后来,她终于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缄默已久的花苞终于待来了春天。由于她在校表现极佳,被老师和同学推选为“市三好学生”。当老师把此事告诉她父亲时,她父亲惭愧地低下了头,而后,便沉默不语,他似乎被唤醒了,认识到什么。傍晚,他没有出去,只是默默地坐在母亲身旁,是惭愧,还是反省?他的目光不再是往日的鄙视,而是充满柔和。霎时他站起来,并示意母亲把那件早已准备好的裙子和50元钱拿出来,他从母亲手中接过,并带着几分拘谨走到她面前:“这是奖给你的!”这是她懂事以来第一次感到的父亲的温柔,她收下了女孩子爱穿的裙子,把钱送回父亲手里,说道:“这钱我不能要,您给妈妈买点补品吧!”此刻,未曾流泪的父亲脸上也有了雨点。这时坐在一旁的母亲笑了,她从母亲的脸上仿佛看到母亲的心灵的伤口正在愈合。她也露出了微笑,那是一丝幸福的笑。不知是什么时候,那早已封存的泪水又爬出来了。
真是催人泪下的情景。全文每一则小标题也充满着哲理意味:“让您的泪落在我肩上“用心写着美丽的歌”“伤心雨相伴的雨季”,既写出小女孩的遭遇,也传达出她一颗善良的心。
作者最后说:文中的女孩就是执笔的我,今天我含着泪儿在这苍白的纸上诉说自己的故事。我感到自己还是幸福的,因为我没有辜负母亲的叮咛,用自己的行动唤醒了沉睡中的父亲,找回了一个完整的家。愿幸福飞进平民百姓家,在平淡的生活中溅起一朵美丽的浪花.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美丽的心灵、广阔的胸襟。  
来源:http://www.hxyww.cn/wycynews.aspx?tid=1221

理以情趣出之
    ——评《说友情》

福州三中高一郑婕同学在《说友情》中,论说友情时,不用空洞的说理,而是选择最能表现友情的生活细节,加以诗意地处理,采用象征、隐喻等手法反复咏叹,是一曲发自内心的音乐,一首饱含感情的诗篇:
友情是什么?
友情是故友重逢时一醉方休的畅快,是不期而遇时彼此的嘘寒问暖。
友情是相聚时刻海阔天空的闲侃,是离别时分那洒在站台上的泪珠。
友情是临上考场前发自内心的祝福,是探望病情时一声声亲切的问候。
友情是漫步海滩的那一份浪漫,是携手夕阳的那一片温馨。
一个微笑,一声叮咛,一句祝福,一份关怀,种种友情在其中。
这里的景语、情语、理语融为一体。作者既写“情”,更写“理”,理以情趣出之,抒情与说理水乳交融,耐人寻味,发人沉思。正如钱钟书在《谈艺录》中说:“理之在诗,如水中盐,蜜中花,体慝性存,无痕有味。”本文在说理中又擅长广征博引、把友情的可贵引向深人,论说友情的永恒,生死与共,相知相伴,才是友情的真谛。
如引高山流水之典故:
俞伯牙善弹琴,钟子期善鉴赏。有一次,俞伯牙弹琴时,想着高山,钟子期听了,说:“善哉,峨峨乎若泰山!”伯牙又想起流水,钟子期听了,说:“善鹊,浑浑乎若江河!”这是何等的心有灵犀,正因为彼此的心心相印,才使他们的那一份友情超凡脱俗,传诵千古。
又引白求恩的故事说明友情不分国界:
抗日战争时期,一位来自太平洋彼岸的大夫,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白求恩医生,用他珍贵的生命,谱写了一曲伟大的友情之歌,这种友情超越国界,超越民族,那么高尚,那么纯洁,那么脱离低级趣味,这深厚的友情永远珍藏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终于水到渠成得出结论:
真正的友情不是短暂的,它应该是人们心中永恒的珍藏,它像美酒,越久越醇,它像好茶,越品越香,它像浩瀚的大海,有容乃大,它像奔腾的江河,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生命的路漫长,让我们揣着友情上路。
这篇议论文实际上也是一篇散文诗,清新蕴藉、话短韵丰,以诗的语言道出自己对人生的感悟。



来源:http://www.hxyww.cn/wycynews.aspx?tid=1222

TOP

奇思妙想的魅力
——评《与诗仙李白对话》
福州三中高一郑旭赓同学告诉我,这篇“对话”只是他编的一个故事。既然是故事,就不需要更多的虚伪的开头结尾。只想好好说一说这个故事,这些是他对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的感悟。其实,《梦游天姥吟留别》不也只是一个故事吗?
100个人就有100种对李白诗文的解读。李白写《梦游天姥吟留别》原本是要借梦中神奇瑰丽的天姥山仙境,表达他对自由、美好人生的渴望;而本文小作者却别出心裁地以与诗仙调侃对话的方式,对这首诗进行“再释”和“戏说”,或逆向反诘,或突发奇想:
我问李白:“海客和越人离瀛洲、天姥有多远?”李白回答说:“不远,不远。”我又问:“那它们为什么可望而不可即?”李白回答说:“烟涛微茫和云霞明灭的神秘迷惑了他们,于是他们盲从了自己的错觉。”
我问李白:“天台为么拜倒在天姥脚下?”李白回答说:他自卑了。我又问:“它一万八千丈,又为什么自卑呢?”李白回答说:“他因为自己的一万八千丈而过于自负,在这自负被天姥打破之后,他便走向了自负的另一个极端。”
行文之中或借题发挥,或引申哲理,从古诗中读出了不少现代人的智慧和幽默。作文中的“我”几乎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而李白毕竟也是性情中人,不厌其烦,有问必答,幽默风趣。再看:
我问李白:“湖月美丽吗?”李白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又问:“你不是在湖月的照耀中到达剡溪的吗?”李白回答说:“我已经溶解在纯净的月光里了,当时月光即是我,我即是月光。美不美,那只是局外人的看法。”我问李白:“谢公屐穿着舒服吗?”  李白回答说:“极不.舒服。”我又问:“那你为什么穿着它登山呢?”李白回答说:“舒适会使我安于现状,安于现状之后就不会想着向前、向上,那又怎么怎么能登山呢?”
我问李白:“天鸡的叫声好听吗?”  李白回答说:“不—甚好听。”我又阿:“那天下雄鸡为什么随之报晓?”李白回答说:“曲至高则和者寡,曲至劣则愿闻者绝。”
我问李白:“仙人降临之前的山崩地裂可怕吗?” 李白回答说:“一点儿也不可怕。”我又问:“如果陷身其间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李白回答说:“此时陷身于山崩地裂,就是真的羽化成仙去了啊。这正是我一生寻寻觅觅的归宿,只是依然没有实现。”
这些,真是对《梦游天姥吟留别》的绝妙解读。最后作者写道:
我把该问的都问完了,于是牵来他的白鹿。李白诗意而又失意地活了一辈子,我相信他想成仙,也相信他成仙了。李白的死因是个历史之谜。
我想,所有诗意的人,都相信他是羽化成仙去的。
多么巧妙的构思,多么奇特的想象!一位作家说:“幻想与青春共生。”青春时代有着宽阔的精神空间,而描述自己的奇思妙想正是中学生应具有的语文素质。我们的作文应当让他们产生出这个年龄真正应具有的真兴趣、真性情,和一片开阔的心灵世界。


[附文]
与诗仙李白对话
我问李白:“海客和越人离瀛洲、天姥有多远?”李白回答说:“不远,不远。”我又问:“那它们为什么可望而不可即?”李白回答说:“烟涛微茫和云霞明灭的神秘迷惑了他们,于是他们盲从了自己的错觉。”
我问李白:“天台为什么拜倒在天姥脚下?”李白回答说:“他自卑了。”我又问:“它四万八千丈,又为什么自卑呢?”李白回答说:“他因为自己的四万八千丈而过于自负,在自负被天姥打败之后,他便走向了自负的另一个极端。”
我问李白:“湖月美丽吗?”李白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又问:“你不是在湖月的照耀中到达剡溪的吗?”李白回答说:“我已经溶解在月光里了,当时月光即是我,我即是月光。美与不美,那是局外人的看法。”
我问李白:“谢公屐穿着舒服吗?”李白回答说:“极不舒服。”我又问:“那你为什么穿着它登山呢?”李白回答说:“舒适会使我安于现状,安于现状之后就不会想着向前、向上,那又怎么能登山呢?”
我问李白:“天鸡的叫声好听吗?”李白回答说:“不甚好听。”我又问:“那天下雄鸡为什么随之报晓呢?”李白回答说:“曲至高则和者寡,曲至劣则愿闻者绝。”
我问李白:“仙人降临之前的山崩地裂可怕吗?”李白回答说:“一点儿也不可怕。”我又问:“如果陷身其间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李白回答说:“此时献身于山崩地裂,就是真的羽化成仙了啊。这正是我一生寻寻觅觅的归宿,只是依然没有实现。”
……
我把该问的都问完了,于是牵来他的白鹿。李白诗意而又失意地活了一辈子,我相信他想成仙,也相信他成仙了。
李白的死是个历史之谜。
我想,所有有诗意的人,都相信他是羽化成仙去的。
[点评]
我们的想象常常可以由课文诱发,这是很有特色的一篇。和古代大诗人李白直接对话,真是异想天开!这篇习作亦庄亦谐,幽默而含哲理,有的地方甚至近于充满机锋的禅语。这篇习作的内容是很丰富的,作者所表达的已经远远不限于对《梦游天姥吟留别》这首诗的理解,它已经延展到对诗人、对诗歌这种艺术形式的领悟;还不止于此,许多社会现实引发着作者的观察与思考,这种思考之所得也融入了机智的对话。对话是心灵直接沟通的桥梁,在这篇习作里,睿智的对话好像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又好像成熟的果实,它隐含的内容远比显示出来的多。我们读着、想着,按照自己的方式阐释着,于是,就有了更多的体会。
来源:http://www.hxyww.cn/wycynews.aspx?tid=1223

TOP

体察细致,表达传神
——评《绿的歌》
一次我们去春游,福州三中高二的徐婧回家后,当晚就写了这篇散文《绿的歌》。这篇作文被评为2001年“中国年度最佳中学作文”。
本文着重于对事物的描绘与刻画,写出了草地浓浓的绿意,再现了草地上色彩、气味、冷暖、声音等具体的感性形态,给人以生动、鲜明的感觉。在描写上调动了比喻、拟人、通感等修辞手法,创造了传神的生活图景,同时还能移情入境,渗透着作者浓重的感情浆液,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美好情怀。
写作文,要言之有物。常见到一些文章,虽然辞藻丰富且华丽,但最大的毛病就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
文章中所谓的“物”,即是你描写的事物,抒发的情感,议论的观点,表达的主题,是客观事物经过人脑加工后用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如果你的文章写得空洞无物,那就说明,你对要描写的对象还没有认识清楚、理解深透,对你所要表达的主题还没有明确和深化。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观察事物不细致,特征不明显,当然给人的印象就不深刻了。
作者观察事物细致,对事物的基本特征把握得准确,因而描写的事物形象鲜明,生动逼真:
哦,这是怎样一种悦目怡人的绿哟!比那“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绿多了几分成熟,比那“深翠如墨”的绿又多了几分妩媚,在阳光照射下,还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绿色光芒呢!
瞧,那纤纤细草宛如披着绿纱的小仙子,舒展着柔柔的腰肢,起伏着、跳跃着,跟着调皮的风儿嬉戏,恰似层层绿波在缓缓地流淌。有人说,这是一块绿色的翡翠,可翡翠的绿哪有这般灵动?确切地说,这是一朵飘逸潇洒的绿云轻盈得罩落在这里,是天上的孔雀仙子把她的绿色的羽毛轻撒下来化成的一片绿地。
作者把观察的目光投向大自然的“绿”,色彩多么鲜明,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画。如果说“草色遥看近却无”,“深翠如墨”等颜色的比较,是细致观察的结果,那么“纤纤细草宛如披着绿纱的小仙子,舒展着柔柔的腰肢,起伏着,跳跃着,跟调皮的风儿嬉戏,恰似层层绿波在缓缓地流淌。”细致地观察再加上丰富的联想,使得平板的画面活起来,动起来。
描写一种事物,把它写得生动逼真,要进行细致的体察,要看到事物的特点,要抓住它的特点来写。这要靠作者观察的敏锐,也跟作者在观察基础上的深刻体验有关。所谓的“体察”,就是说在观察的基础上要有自己的体验。所谓的体验在很大程度上含有作者自己的主观因素,即作者的思想情感。观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体验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作者接着写:
站在这儿,让柔柔的阳光亲吻着肌肤,让活泼的微风轻抚着面颊,让秀发在阳光中沐浴,在风中飞舞。仰首,那是琼浆玉液般的湛蓝;低头,这是一片青翠欲滴的绿。站在这里,恰似头顶宽阔的大海,脚踏微波起伏的绿湖,该是何等地豪迈!遥望苍穹,朵朵白云悠悠,心儿啊,飞得那么高、那么远;胸怀啊,变得那么宽、那么广!
这里的写景就有“缘情体物”的特点,所谓“缘情”,就是依顺着自己的情感;新谓“体物”,就是细致地观察事物从中获取自己的体验。他把面对绿草坪的感觉与自己向往与面对大海的感觉沟通起来。
作者长期生活在都市里,面对这清静幽美的景色,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内心的赞叹:
哦,是谁在耳边轻声曼语?睁开眼,原来是几朵俏丽的小花在草丛里向你眨着眼睛笑,拨开小草去寻觅,哟,这绿色宫殿里竟藏着许多小花,一簇簇、一团团绽着笑,淡雅清丽,五彩缤纷,是天上的小星星躲在小草里捉迷藏?还是小仙子的绣花鞋不慎落下来?再不就是花神们夜晚做的五彩梦,清晨醒来失落在这里了?那翠翠的绿映着粉粉的红、淡淡的紫、娇娇的黄、幽幽的蓝……一点儿也不妖冶,一点儿也不喧宾夺主,就像绿云上点缀着彩色的花影,她们和小草一起组成了一首优美的诗。
刻画细腻,描写极为生动。“耳边轻声曼语”“那花做着五彩梦,粉粉的红、淡淡酌紫、娇娇的黄、幽幽的蓝……”真是生动逼真,惟妙惟肖。作者细致地描写了微风中绿草小花的动态,其意在寄托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又逢春天的喜悦心情。
接下来写虫儿:
最有趣的还是那绿得透明的小精灵——小虫,她们像未出阁的小家碧玉,娇小活泼却又腼腆羞涩。当你闭上眼做一个小草的梦,当你偎依在大地的怀里同小花说悄悄话时,她们就会偷偷上来给你一个甜甜的痒痒的吻;当你想和她们游戏时,她们却早已“羞”得躲进绿色绣楼里去了……
在这里作者通过细致观察和精微体验将虫儿置于烂漫春光之中,准确把握了事物的特征,写出了个性。“未出阁的小家碧玉”,“娇小活泼却又腼腆羞涩”,“偎依在大地的怀里”,“羞”得躲进绿色绣楼里去了……这样就把春色描写得十分旖旎动人,寄托了自己向往闲适、渴望自由、珍惜春光的心情。若不是陶醉在春色中的人,若不是细心观察景物的人,若不是对这旖旎春色有着深刻体验的人,又怎能写出有着这样恬静、这样自由、这样美好境界的句子来呢?最后作者深情地说:
哦,愿世间的人们也像这草和花一样,有诗一般的和谐;愿人们的心啊,也如同那绿,永远纯洁无瑕;愿世界上到处充满着生机,充满着爱与真诚。
“姹紫嫣红万物春,这里风光独好。”朋友,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共唱一支绿色的歌?
它给我们的启示在于:只有仔细观察事物,用心体验生活,抓住事物的基本特征,获取对生活的独特感受,并把自己观察到的结果翱体验到的感受,用最传神的言辞表达出来,精彩的句子和绝妙的篇章,就会在你的笔下跃然于纸上。
来源:http://www.hxyww.cn/wycynews.aspx?tid=1835

TOP

情绪在字里行间流动
——评《乌石山的小木屋》
福州三中高一林陈斈同学的《乌石山的小木屋》,以淡淡的笔调写儿时曾经住过的木屋,登过的山,笔端无不注入深情,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人有思想,有个性,因为景物也随之有神韵,有个性了。作者写道:
每每想到山便会想起山前的小木屋,也许是先想起木屋,才想起那山。木屋倚着山,而山庇护着木屋,那木屋是我的老家,它在幽静中,曾度过了近百年的春夏秋冬。
我小时有七、八年的光阴是在这小木屋里度过的,推开木屋后那扇小门,便可望见一条绿带沿着几乎垂直的山崖向上攀援,山顶烟斜雾绕,而如今已望不见山顶了,那绿带已长成了莽苍苍的丛林了。
据说这木屋与乌山一样,曾风光过,热闹过。木屋里散发着书香、墨香,正厅中央挂着一幅巨大的书法牌匾,两旁的粉墙上也挂着几幅镶着玻璃框的字画,天井里有一口水井,水井旁,桂树树影婆娑,鸡鸣狗吠,小屋里夜住着十几口人。
作者着力写山之老,屋之老,人之老,渲染一种怀旧的情绪。如:
如今,这木屋只剩下两位老人,他们的子女都搬进了高楼大厦,两位老人,护着木屋,相濡以沫,不管子女怎样规劝,他们都不愿意离去,那儿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鸟鸣有鱼影,有看他们一生的回忆。木屋四周的房子都被“改造”了,只有木屋孤零零地倚着搭讪,山下面又盖起一排楼房,那闪闪发亮的砖瓦,反射着阳光,照在木屋开裂的柱子上、门板上、横梁上。
字里行间流动着淡淡的哀愁。
但那山、那屋告诉了“我”亲情的真谛,教“我”学者老人那样思索人生中的美和丑、真理和谬误。“我”读出人生,读出浓浓的亲情,读出人世的沧桑,全文充溢着个性化情绪,这种情绪在纸上流动,在字里行间流动,它也挑动了读者的感情。

TOP

满蕴情感于笔端
——评《梅颂》
古今以梅为喻的文章很多。陆游《咏梅》所表现的清高和无奈,金祖望《梅花岭记》、龚自珍《病梅馆记》虽然展示了积极地态度,然而,在当时社会环境中,作者也只能替死者哀,替江浙文人哀。不同的诗家文人对梅的象征形象迥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这些作品无一不是满蕴情感的。那么,福州三中高三的陈向聪的《梅颂》怎样做到这一点呢?
首先是语言的锤炼。诗一般的文字,多种句式的运用,使本文做到“满蕴情感”成为可能。文章开篇一句设问和答句“是雪花凝缀疏枝,才如此千姿百态?是白玉装点斜干,才这般洁白晶莹?不,雪花没有您那俊逸的风度,白玉缺少您那高洁的品格”,排比式的问句,产生了一种吸引人的气势;对比式的答句,又道出梅花独有的韵味。
再看这两段:
晨曦中的您,霜雪纷披,霞光轻抹,色彩斑斓,幽香四溢。
月夜中的您,烟霭缭绕,月光轻笼,花影斑驳,暗香浮动。
排比句式,富有建筑美;读起来又琅琅上口,抑扬顿挫,颇具音乐美。同时,两段文字又仿佛给我们展示了一幅梅花图,图中三分之二应是“烟霭缭绕”的空白。这是典型的中国画。梅动人的形象凸现出来,文章所具的绘画美也展现得淋漓尽致。建筑美,音乐美,绘画美,是诗人闻一多先生毕生追求的诗的境界,这也同样适用于文章。
本文作者笔触从形象到本质,再展开联想,主题逐层深入,情感也逐层升高。起初写,“我赞美您,寒梅!赞美您飘逸的神韵,圣洁的花色,横斜的枝干,疏朗的身姿”,用国画泼墨的形式勾勒出梅的形象。接着,写道“梅花,我更要歌颂您那凌霜傲雪的气质,坚贞不渝的志趣”。由此作者联想到“梅花,您是我们中华民族气节的象征”。本段,大量均整匀齐的语句的应用使作者的情感以排山倒海之势泻出。至此,作者的情感爆发到极点:“我爱您,梅花!”这是由衷的赞颂和感激,感激梅让自己满蕴情感“领悟了人生哲理”:“生命之花与其娇艳而受玷污,不让如清白而自爱;与其哗众而取宠,不如实事求是以保持自己的尊严。”

TOP

写出生活的情趣
——评《家庭趣事》

文章要写的有情趣。淡而无味,没有感情的文章,不能说是好文章;板住面孔说教,更是令人望而生厌。华东师大一附中初二费颖同学的这篇作文能在竞赛中获得特等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能扣紧命题《家庭趣事》的一个“趣”字作文章。它写得意趣横生,耐看,耐读,耐人寻味。
文章一开始便饶有风趣地通过一张“全家福”的相片,巧妙地介绍了家庭的全部成员。围绕着一个“乐”字,“笑眯眯”的是爸爸,“脸上带着恬静笑容”的是妈妈,“调皮地笑着”的是妹妹,“笑盈盈”的是“我”,一下子让读者进入欢乐的氛围之中。
写生活的情趣,并不是机械地照搬生活的琐事,而是捕捉生活中富有特征的趣事。本文的作者是很会选材的。她选择了一次丰盛的周末家宴来表现主题,这是很有道理的:家宴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刻,既可以集中地介绍家庭每个成员的音容笑貌,又能创造出一种欢乐的气氛,使人感受到这个家庭的团结、和睦、幸福,收到了“一石三鸟”之效。为了写好家宴,作者又作了一次铺垫,写了“我”和妹妹打羽毛球回来,闻到菜香的一段插曲,把气氛渲染得浓浓的:
“嗯!真香啊!妈,做什么好吃的了?”妹妹一进门,就冲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大声嚷嚷。妈妈没顾得上答话,爸爸却笑呵呵地接过了话茬:“你的鼻子可真灵啊!”“当然!人家的鼻子是世界第一流,领到鼻子新潮流!”我一边放下羽毛球拍,一边学者播音员做着“广告”。“哈哈!”爸爸大笑起来。妹妹狠狠瞪了我一眼,便钻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又乐颠颠地跑出来,对我说:“姐,据统计,今晚的菜十分丰盛,有糖醋排骨、红烧‘狮子头’、蒸鸡蛋、鲜鱼汤。”我的妈,这么多好吃的!光听听我都要流口水了,肚子也觉着“咕咕‘地唱起了“空城计”。
作者写家宴的场面,细述了两件事情,一是全家人夹排骨的事,一是各人报告自己的喜事。“夹排骨”的细节妙趣横生,一家四口人互相逗乐,幽默又轻松,集中地传递了一个欢快的生活气息。“报喜”的场面,更是把气氛的渲染、人物刻画、感情的交流融和在一起。爸爸报告自己成了预备党员时“悄悄而又激动”,显得庄重;妈妈因自己研究的课题获奖而“满面春风”,显得随和、慈爱;妹妹“大声宣布”自己数学考试得了一百分,显得天真无邪;而“我”因上交入团申请书“高兴而庄严”,雅气中包含成熟。人各有貌,人各有志,这一切又都洋溢着浓郁的时代色彩。
生活情趣来自何方?来自作者对生活的真切感受,来自作者真实、健康、充沛的思想感情。文章巧妙地以笑声作结,这笑声联结着祖国大地千家万户。末尾的抒情,涵义隽永,愈到最后愈能拨动读者的心弦。它让读者分享作者的欢乐,同时也让读者感受到这欢乐的家庭是我国千千万万知识分子家庭的一个缩影,使人由衷地赞颂三中全会以来党的知识分子政策。

TOP

一次不经意间的感悟
——评《双面》

诉说人生,可以一闪一烁,但它没有闪烁;可以缠绵悱恻,但它没有缠绵。作者说
此文缘于一次不经意间的感悟。也许杂乱无章,也许幼稚可笑。可是,谁知道呢?真理,也许就是以这种方法,与你对话……
虽是一次不经意的感悟,但却使我惊叹小作者的思辨力和无限哲思:这篇习作一开头就说:
宇宙是双面的。它既在不断地生长,也在义无反顾地一步步走向消亡;
太阳是双面的。每时每刻既是旭日,也是夕阳;
水是双面的。它是一切生物萌生的生命之源,却也甩不掉肆无忌惮制造惊天洪灾的罪名;
人也是双面的。每个人都敏感又迟钝,残忍而满怀同情心,虚怀若谷却心胸狭窄,善良并且冷酷……
不错。我们赖以生存的宇宙是双面的,人生归根结底也是好与坏、爱与恨、苦与甜、成与败、生与死诸多矛盾的相生相伴。
小作者写下这些文字时,似乎是站在一个超越众生的高处俯瞰的人生。文中还说:
人的一生,交织着喜悦和哀伤,在我眼中,宛如初恋。在你细细品味相恋的似水流年中葱绿娇嫩的点滴片断的同时,却也永远忘不掉稚拙而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以及嘴角那一丝丝绝望的微笑。不只年少轻狂的时代如此,人的一生都是这样:经历喜悦,等待哀伤。
在人的一生中,希望和绝望永远如影随形。你可以满怀希望甚至完美无瑕地成长,但却之能绝望而束手无策地等待死亡的最终逼近。别以为一切就是从希望到失望那样简单,即使在临死的那一刻,希望依旧存在。也许那时你会想到来世,希望那也许会来,但还未到来的日子,如你的今世一样痛苦而美丽。
这样,不疾不徐地层层剖析人生这些本质的存在,从感性认识中擅长做理性的梳理。冷静之中透着大气,从容之中彰显哲思。作者只对宇宙人生做着客观的剖析,甚至毫不掺杂教诲之辞。你看,下面这一段:
上帝赋予人生的神奇色彩叫做命运。命运,永远是公平而又不公平的。不公平,是因为我们看得见绝代的佳人和丑陋的怪物,听得见爽朗的笑声和痛苦的哀号,碰触得到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脸蛋和干枯僵硬的手臂……残酷的对比,毫无道理可言,但这就是上帝赋予我们真实的人生。若说公平,请不要忘记,没有人会幸运一辈子,历史上“红颜薄命”的悲剧,也已不知上演了几世几劫。而“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登高必跌重”则恰是盛极一时的贾府最终走向没落的真实写照。难道你没发现,灰姑娘脚上那一双象征着幸福的玻璃鞋,也是易碎的吗?
双面,一切矛盾最平衡的支点。双面的世界,兴盛而凄凉。大概,这就是每个人都想要的吧!
这样的文字然个人反思,让人怦然心动。跳出眼前看人生,跳出负面看正面,当我读罢此文掩卷沉思时,却分明感到眼前豁然开朗——人生既然如此,又何苦为一点点名利得失而烦忧呢?水满则溢,盛极而衰,走到极致便要重归平淡,人生其实是一个“度”的把握罢了。
读这样的文章,还以为是那些饱经沧桑的老人写的,却不料是出自福州三中高二王琴这么一位未满18岁的学生的手笔。这种感悟人生、随心任性、超凡脱俗的表达如何得来?我问作者,她笑笑,只说读与想二字。看来,这二字确是提高思想水平和表达能力的不二法门了。

TOP

小处落笔巧剪裁
                       ——《我家的信条》

写文章要把握事物的特点。如果只注意事物的一般性,忽略了事物的具体特点,对于美的事物,只说它是美的,对于丑的事物,只说它是丑的,这样,绝不可能使人对你所反映的事物有所认识,当然更谈不上给人以感染的力量了。就拿写《我的一家》作文来说,同学们大都喜欢从大处着墨,写出一家几口人的生活、工作、学习情况,于是反映出来的家庭生活大同小异,没有特色。江苏南京师大附中高一吴海明同学在本文中只选取了几件生活琐事,从小处落笔,却道出了新中国第一个电子学女博士韦钰一家的突出特点:“时间、效率至上。”给人以深刻的印象。请看他们一家做饭的情景:
爸爸有时一边看书,一边忙烧饭,一边还在用洗衣机洗衣服。有时爸爸想一个问题入了迷,弟弟便会在隔壁喊起来:“菜焦了!有煤气味,饭糊了!”这时,便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爸爸从书房里出来,赶紧去关火,妈妈赶紧掀开锅盖,我和弟弟赶紧打开门窗通风。事后,弟弟总会用手捂住胸口,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故弄玄虚地说:“差点都昏过去了!”爸爸这时总抱歉地笑笑,逗弟弟说:“不怕,不怕,你属狗,鼻子灵,一闻就闻出来了!”于是大家都笑了。拿我爸爸的话说:“烧焦的饭菜好吃,喷香!”
由此可见,要使文章的主题不流于一般化和富有创造精神,就得努力去探索事物的特殊性。正如法国著名作家莫泊桑所说的:“为了形容草原的树或燃烧的火,我们要站在这个树或火焰面前,直到我们觉得它不像别的树或别的火焰为止。”这就是说,我们在写作之前,一定
要观察思考,充分掌握写作对象的具体特点。
观察了写作对象的特点之后,还要善于剪裁。吴海明同学的这篇作文只叙述了“爸爸做饭”“爸爸妈妈吃饭”“妈妈躲客人”“弟弟拉琴”几个趣事,至于爸爸、妈妈研究什么工作,他们怎样学习、劳动,都没有直接介绍,然而,我们都清楚地看到了他父母“时间、效率至上”的严肃的工作态度。
材料的取舍,决定于它的主题,本文歌颂了当代知识分子为现代化建设而忘我劳动的献身精神。描写一家人做饭时紧张而又风趣的场景,父母吃饭时心不在焉的种种笑话,以及妈妈打发孩子去应付记者的幽默,都是为了表现家庭生活“时间、效率”至上的特点。
本文写得脉络分明,眉目清楚,生动活泼,新鲜而又富于变化,这种善于剪裁的本领,看来主要决定于作者对自己家庭生活的深切感受,来自于他对父母事业的认识深度。

TOP

由说话看出人来
                              ——评《奶奶呀,奶奶》

鲁迅曾说过:“《水浒》和《红楼梦》的有些地方,是使读者由说话看出人来。”为什么呢?因为什么性格的人说什么话,各种性格的人往往都有自己独特的说话的方式、语调和神情。把人物这种独特的语言描写出来,人物的个性也就显现出来了。
李琪同学很知道这个刻画人物的秘诀。这篇习作没有什么复杂的情节,也没有具体的外貌描写,可读起来,却使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个性化的语言。
小作者抓住奶奶的习惯语:“哎呀呀,我的小祖宗,别动别动,我来做。”几次写这句话,就把奶奶那慈爱、勤劳、疼爱小孙女而又不讲究方法的性格表现出来了。奶奶的对话不多,但每句话都能显示她的年龄、身份、性格和思想——:“哎,小孩别插手,烫着不得了。快去做作业,到新年捧回奖状,让奶奶高兴高兴。”这句话把奶奶望孙成才的迫切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哎呀呀,小孩会做什么?你看看,你看看,衣服这么多,能行吗?块放在那里,上学去吧!你,不会洗。”
语调短促、急切,把奶奶那焦急的心情,溺爱小孙女的神态刻画得栩栩如生。
“唉,现在这孩子,是有福不会享哟。我像你这么大时,什么活没干过?讨饭、打水、挖野菜……可吃尽苦头了,奶奶不忍心让你这么小就干活。”
这句话很重要,不但交代了奶奶出身贫苦的事实,也交代了奶奶这么疼爱小孙女的原因。
小作者在描写老奶奶的语言上也富于变化,有生活情趣。当小孙女顶撞老奶奶时,“奶奶惊愕地望着我,好像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这时,并没有让老奶奶说一句话,但老奶奶那迷惑不解、失望、委屈的神情,却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虽然老奶奶再没有说出一句话,可“此时无声胜有声”,读者却从中体味到很多、很多东西。
人物语言,对于刻画人物形象是非常重要的;富有性格的人物形象,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奶奶呀,奶奶》的人物对话,确实把这位个性鲜明的老奶奶形象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了。

TOP

返回列表